人物练习01 手表的故事

我给S君发消息,“最近怎么样?”

“我要说忙成狗,其实狗也不忙。哈哈,你呢”

“就老样子。什么时候有空聚一下”

“下周五可以吗?”

“好,见面聊。”

我跟S君认识4年。

S君的精力很旺盛,除了日常的设计工作之外,还经营着自己的工作室,投投比赛,做做培训。他是个品味很好的人。我为什么这么说呢,从他的穿着来看,总是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有一两个小亮点,不会过于招摇,也能恰到好处的掩饰他并没有那么好的身材。对我来说,低调是排在好品味第一位的。

我们近两年的聊天记录可能也不超过二十页。我们大概每隔两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会联系一次。通常是我做饭叫他过来吃,或者是他买好酒和下酒菜过来。见面之后便开始互相汇报一下近况:工作中遇到的傻逼,新的约会对象,最近看的书、电影或者是社会见闻。等到酒过三巡,夜足够深,身体和精神都彻底放松,便开始做爱。所以我称我们的关系为:可以上床的好朋友。


S君好像每次过来都会落下什么东西在我家,有时候是一个手链,据他所说是某个英国做降落伞的牌子出的饰品。另外一个手链是一个普通的银色的链子,他用一条黄色的细皮绳勾在了手链里面,他还说有时会换上不同颜色的皮绳。还有一次是一块手表。我每次见他,他都会戴不同的手表。他有一次给我看他戴的那块手表,海淘到的,产自70年代的石英手表,品相良好却只要几千块钱。我不太懂,但看他脸上得意的表情,应该是捡到便宜了。在和人合伙做服装品牌的创业项目失败之后,他说他最近在准备一个手表的项目,我问他具体是什么,他说成功出品之前先还是不说了。

S君做爱时总是不说话,也不出声。即使我发出了一点声音,他也会异常紧张。可是这明明是我自己家。不知道我是因为他这种“青涩”感到格外有趣,还是叛逆的想法作祟,发出了更大、更做作的声音,S君慌张地捂住我的嘴巴,配上他紧皱的眉头,仿佛泄露了天机。我更想笑了。

我们从沙发换到床上,我的廉价铁艺床架不堪两个人的体重,吱吱作响。对声音异常敏感的他,抬起头来尴尬地笑着说“操,怎么这么吵“,”这个声音太分心了,我不行”。

我说好,没关系。打开了电视,继续放刚才没有看完的电影。电影里面的女主对自己情人说,有存款吗,要借的话我能借你点。S君突然说起自己有一个男性朋友,交往了比他大二十多岁的女朋友。有一次他们一起吃饭,他发现朋友戴了一块他非常喜欢的手表,要十多万人民币。一问才知道是女朋友送的。他幽幽地跟我说,之后他就不再喜欢那款手表了。


隔了几个月,这次是S君主动联系我。他说最近有点苦恼,不知道怎么办。

“我最近谈恋爱了。”

“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。”

“是个小姐姐,比我大三岁,很优秀,金融行业,赚的比我多多了。是之前手表那个项目见投资人的时候认识的。但是这是她的初恋,之前一直忙学习、工作。所以就对感情的看法特别的单纯。她第一次也特别认真,订了两晚的外地的高级酒店。我当时想到是处女,我还犹豫了一下,要不要在一起。”

“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“但其实我有一个交往很多年的女朋友,在北京。诶呀,也不算典型意义上的女朋友吧。不在一个城市,不怎么见面,见面也不会上床。但是会每天聊天,像家人一样。小姐姐看见我们的聊天记录了,我特别生气。她说‘我要属于我的男朋友’,让我一个礼拜处理好,去跟她分手。”

“是她翻了你的手机吗?”我对他有一个交往多年的女友竟然没有感到一丝意外。

“不是,就是聊天的时候被她看到了,她问我这是谁。我又不想说谎。”

“嗯,那就是你太不小心了。”我一个局外人也不好多做什么评价,“这个女朋友这么说还挺喜欢你的。”

“应该是吧,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两边都没有办法割舍。让我跟北京的女朋友分手是不可能的,我也不想把她牵扯进来。新的女朋友也很好,但她现在让我赶紧做一个选择。”

“可以不做选择吗,都不分手吗?”我并不太在意他要怎么做选择,我只是帮他说出了他没好意思说出的话。

“要不说我要找你谈谈呢,”他想了一会儿,又说“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“什么”

“我当着她的面打电话给你,你假装是我北京的女朋友,我跟你提分手。你也不用说什么,听着就行。”

“啊?那你以后跟她聊天不还是会被看到?”

“我有个微信小号,有她好友。大号把她删掉,跟她说一下,她不会多想的。去见小姐姐的时候不回她消息也没关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二天我打电话给S君,“对不起,我不能帮你这个忙。”

“是我冒失了,不应该把你也牵扯进来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准备今天去找她。”

“嗯。”


又过了半个月,S君给我发来消息。

“她提了分手,我感觉舒了一口气。”